零落

【喻黄∥刘卢】甜甜哒童话故事

一篇新奇(x)的脑洞,源于一个梦……
满满童话故事即视感……
喻黄刘卢和单身爸爸王杰希
不甜不要钱!!!
日常人物ooc预警

(一)
       夜色正浓,蓝雨附近的山头冒出一大片黑压压的群影,寒鸦扑棱棱翅膀缩到另一片暗林里去,狼的嚎叫声在这古老村庄中久久回荡。
       黄少天懒洋洋地卧在床榻上翻看着剑谱,嘴里念念有词道:“三段斩,上挑,连突刺,银光落刃,幻影无形剑,剑落长空,剑定天下……”
     “黄少!快跑!”卢瀚文突然冲进门夹带一股强流风拉走了不明所以的黄少天。
       发生了什么?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小卢你变了你的人设明明应该是一个尊老爱幼根正苗红的正直少年!上一秒还舒舒服服躺着的黄少天此时正一脸蒙逼地在风中凌乱,同时还不忘在脑海中大爆字数刷屏。
       卢瀚文拉着黄少天停在一处矮小的屋顶上。黄少天得闲刚想埋怨,只见卢瀚文喘着气指向北面,那边暗影闪动,狼嗷声清晰地传到耳边。
       卢瀚文气喘吁吁道:“狼人今晚出来了!魔法师王杰希告诉我,要消灭狼人必须找到猎人刘小别!”
       黄少天此刻还是十分悠闲不见慌乱,与卢瀚文形成鲜明对比:“你说微草村那个神棍王杰希?他说的话你也敢信?小卢啊你也不小了我们庙药两家的仇你不是不知道,你怎么敢去相信那个大小眼的话呢?”
       卢瀚文刚想再说些什么,却见一道黑影猛地扑向他!
      “小卢小心快躲开啊!”
       见卢瀚文被吓傻了似的愣在原地,黄少天忍不住破口大骂,抬手刺出一剑,虽然没刺中那团黑影,但也让卢瀚文逃离危险。
       卢瀚文回过神来惊道:“黄少狼人越来越多了!你快去找猎人吧,这我挡着!”
     “那个…小卢啊你知道的,其实我的剑法确实比你厉害不少,我留下来对付狼人比你留下来安全可靠的多你不觉得吗?所以还是你去找刘小别吧,放心狼人都交给我了。”
      “真的?”论能力当然黄少天更胜一筹,但是真正的原因恐怕是……
       黄少天硬着头皮道:“当然了,难道我说错了吗?我比你厉害况且作为前辈我也应该保护你的安全不是吗?还是你去找刘小别吧如果你留下来我会不安心的,所以还是我留下来吧!”
       卢瀚文撇撇嘴:“黄少,不认路直说嘛”
     “……”

(二)
       狼群虽然多,都是些没什么智商的低级魔物,简单的调虎离山之记就让卢瀚文顺利逃走。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这群蠢狼!这么简单的调虎离山之计都看不出来,平时喻文州是怎么训练你们的?怎么一批比一批更废物啊。”黄少天洋洋得意。
       狼群发现自己被耍,已恼羞成怒。它们怒吼着表达自己的愤怒,咬牙切齿着逼近黄少天。
     “我会怕你们这些小狼崽?别不服气啊,你们老大喻文州在我面前都要叫一声小师叔,我叫你们小狼崽已经是便宜你们了,按理说就应该叫你们曾曾曾曾孙崽子!”黄少天嘻嘻哈哈没个正形,手中的剑却拿的很稳,只是并没有出鞘,“刚好可以试试我新研究出来的剑法,顺便帮喻文州好好管教管教你们这群不懂尊重长辈的小崽子。”
       于是绚丽的剑光照亮了半边天。
       另一边,卢瀚文躲开狼群终于找到了刘小别家:“刘小别猎人!快开门啊!刘小别前辈!开门!”
      屋内毫无反应。
      可明明听见里面有说话的声音啊!
      于是卢瀚文把(不存在的)儒雅形象丢在一边,双手双脚并用着爬上二楼,透过窗户居然看到猎人在吃饭!桌上有奶黄包、煎饺、水晶糕、白斩鸡、流沙包……
       卢瀚文摸了摸自己已经开始咕咕叫的肚子,觉得刘小别真的是罪大恶极!
       于是卢瀚文决定为民除害!
       只见他将自己包裹住,以身体为武器撞破了那扇窗,并以四脚朝天的姿势落在刘小别猎人的面前。
       刘小别眼里一闪而过的错愕,随即很快恢复平静,他问:“你是谁?”
     “我没有恶意的!我是蓝雨的卢瀚文,昨晚狼人突然包围了整个蓝雨,王杰希告诉我只有找到刘小别猎人才可以救蓝雨,黄少为我拖住了狼人我才有机会来找你的!”
      “你想让我帮忙赶走狼人?”
      “不,我是想表达为了找你我已经一晚上没吃东西了,我能不能和你共进上午茶?求你了!”
      “……”

(三)
       这边黄少天和狼群简直不能算打斗,就是单方面的虐菜。狼群虽然数量多,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数量都是浮云。
       直到那人的出现。
       不知从那传来的狼嚎结束了这场单方面“虐待”的战斗,所有的狼群都退到一边,中间走出来的是它们的王――喻文州。
       见到来人,黄少天放下手中的冰雨,惬意地享受着喻文州用方巾擦去额角的汗珠,细腻柔软的触感,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啊。黄少天的眼睛亮晶晶的,笑起来露出两颗虎牙:“文州?你怎么来啦。”
     “因为想早点见到少天啊。”被那两颗虎牙和微红的脸蛋撩到的喻文州忍不住用牙轻轻摩擦着黄少天的下唇,“我来的也不早,就是恰好听到少天说要替我管教狼群,狼后想要整治狼群我怎么能拦着呢。”
       喻文州湿热的气息呼在黄少天的脖颈上,敏感的肌肤立刻被染成诱人的红色。黄少天不好意思地移开脑门,垃圾话喷涌而出:“靠靠靠靠靠,什么叫狼后啊?你才是狼呢你全家都是狼!不对哦你本来就是狼,不管不管不管!我可是正宗的精灵血脉才不是狼呢!”
     “我全家都是狼,那少天怎么就不是狼了呢?少天乱说话是要被罚的哦。小师叔可要以身作则呢。”
     “喂!喻文州已经很迟了我们下次在啊!…你…你轻点!明天还…要…啊……去…去…刘小…别……啊嗯……”
       黄少天生无可恋地想:算了,我还是闭嘴吧。明天什么都不需要自己动手有人伺候也挺好的。

(四)
      “好吃!太好吃了!我这辈子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在卢瀚文风卷残云地解决掉食物后,刘小别猎人家的门铃响了。
       卢瀚文觉得自己不能白吃人家的饭,于是他自告奋勇去开了门。
       门外站了一圈的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刘小别猎人救命啊!狼人来啦!!!!”
      “小鬼安静点。”
       听到熟悉的音色时卢瀚文闭了嘴,然后他看到从狼群后面走出来的王杰希和一个温文儒雅的男人。
     “村长。”刘小别从屋里走了出来,向王杰希问候。
       王杰希点头示意,接着介绍道:“小别,小鬼,这位是蓝雨没露过面的村长,喻文州。”
     “蓝雨的村长?可是王杰希前辈你不是说喻文州率领狼人包围了蓝雨只有刘小别猎人才能挽救蓝雨吗?”
       刘小别看着卢瀚文眨了眨困惑的眼睛,没忍住用手戳了戳他有些婴儿肥的脸。
      “这个嘛。”王杰希摸了摸鼻尖,“你是不知道这位村长对黄少天的占有欲有多强,黄少天又那么疼你这个小徒弟,只有刘小别收服了你才能避免蓝雨今后被浸在陈醋了不见天日,可不是挽救了你们蓝雨吗。”
      “……”卢瀚文:我竟无言以对。
       刘小别握住卢瀚文的手道:“午饭已经准备好了,村长你也留下来一起吃吧。”
     “嗯。”王杰希点点头大步越过刘卢两人进了屋子。
       喻文州眉眼弯弯,笑道“少天昨晚太过劳累,睡到这时也该醒了,我去接他过来。”
       看着喻文州的表情,卢瀚文总觉得自己貌似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五)
       王杰希觉得自己决定留下来就是个错误决定。
       喻文州嫌弃椅子太硬,全程让黄少天坐在他腿上,黄少天也十分自然地指使着喻文州加菜喂饭,在时不时正大光明讨个吻。
        刘小别和卢瀚文这对新晋恋人更是如漆似胶,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的,桌底下的小手十指相扣就没松开过。
       王杰希冷漠脸。
       你们,就是你们!要不是我让刘小别把卢瀚文拐走你们能这么甜甜蜜蜜腻腻歪歪吗?
       你们,就是你们!要不是我设计让你们俩当独相处你们能拉上小手亲上小嘴吗?
       其实让王杰希更为曹心的事是,自己为了能把蓝雨的未来拐到微草煞费苦心,而喻文州只惦记着谈恋爱,为什么蓝雨还能和微草实力相当?
        喻文州表示,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评论(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