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落

喻黄 这就是爱 he


题文没啥关系……
ooc日常……

(一)
       黄少天能做到沉默寡言,黄少天和喻文州待在一起能做到沉默寡言。对此,吃瓜群众表示宁可相信世界末日。
       然而事实证明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黄少天和喻文州走在路上,气氛沉默得连黄少天都不知道怎么打破,他低着头踢着脚下的石子,用余光瞟向他旁边的人――其实说不上旁边,对方比他走得更快些,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他大概还在生气吧?
       为什么会这样呢?
       他们在训练营的时候就认识了,在他们走过的大半个时光里都有对方的影子。十三赛季蓝雨夺冠,亢奋和酒精彻底压毁了那道阀门,压抑了不知多久的感情再也控制不住,喻文州表白的时候黄少天震惊地说不清话,胡言乱语地不知道说了什么,最后以一句“我也喜欢你”为回复。表白、交往,一切都最自然不过。
       但又有什么不一样了呢?
       什么都不一样了。
       黄少天清楚记得没交往前尽管自己熬夜玩游戏,喻文州也只是训几句。而昨天自己不过是和叶修多pk了几次喻文州居然给自己摆脸色。
       喻文州突然停下来,黄少天没有注意一头撞上去,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喻文州没有回头,他说:“少天,我们分手吧。”
       分手?黄少天瞪大了眼,吃惊、疑惑、更多的却是释然。也许相对于恋人,他们更适合做朋友。
       黄少天喜欢熬夜,喻文州有准时的生物钟;黄少天喜欢点外卖,喻文州拒绝这类垃圾食品;黄少天喜欢交友,喻文州有着很强的占有欲。或许他们真的不合适,硬塞到一块只会让关系全面崩盘。倒不如各退一步,与其做冷漠的恋人,倒不如做热恋期的朋友。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宿舍,他把自己埋进被子里。睡觉吧,睡醒了一切都能回到最初的样子,他还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喻文州的温柔。

(二)
     “文州,一起去吃饭吧。”
     “好的。”
       喻文州带着熟悉的微笑,和那人一起走出训练室。
回到最初?不过是自欺欺人摆了。
       喻文州一如既往地会叫自己起床,只是黄少天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撒娇“要队长亲亲才起床”,一张开眼就会看到喻文州身后跟着的林却;日常双人赛站在喻文州旁边的再也不是黄少天了,黄少天还记得某次双人赛中喻文州输了,还微笑着安慰林却说:“没关系,我和少天当初也是形影不离才有这样的默契的。”所以你们也要同吃同睡成为恋人吗?黄少天甚至曾恶狠狠地想到:祝你们白头偕老早生贵子;陪喻文州复盘的人也是林却,那夜还下雨了,黄少天一个人躺在床上听着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久久不能入眠。
       黄少天坐在椅子上没有动,愣愣地看着喻文州和林却离开的背影。
       林却是下一任夜雨声烦的主人,虽然他要接手的是夜雨声烦,却更喜欢和喻文州亲近,美名曰:培养默契。
        培养个鬼啊!本少还没有退役呢!轮的到你吗!虽然……退役也不远了吧。
       屏幕上鲜红的成绩张牙舞爪,黄少天用手遮住脸。
      不要多久,一切都该结束了。

(三)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不仅竟然来的这么快。
       十四赛季,黄少天的状态直线下降,在最后的团体赛上为索克萨尔挡下一击同时大爆手速带走敌方的治疗。蓝雨在这一赛季拿下第二,黄少天却因为手超负荷再也不能参加高强度的比赛。
       得到医院通知的时候黄少天说不上多意外,离出道都过去十年了,十年荣耀啊。其实想想也不亏,和他一起打了十年不止的荣耀,一起拿了两个冠军,最后一场比赛也展示了剑圣应有的风采和剑与诅咒的默契,就算以后剑与诅咒不在了……什么不在了,明明还有林却啊,他和队长天天在一起,应该可以把剑与诅咒的辉煌继承下来的,他那么喜欢队长肯定会保护好他的。至于自己……一把生锈了的剑,怎么能怪对方要换一把新的呢?
       黄少天忍者眼角的湿意,出租车已经等了很久了,朝夕相处的队员们送他到大门,小卢已经红了眼眶,信誓旦旦地说黄少天一走,新一代剑圣非流云莫属。
     “小鬼好志向啊,好好打比赛,别给本少丢脸啊。训练可不许偷懒哦,记得要保护好队长,别让队长太操心了。行了行了你们一个个都别哭丧着脸了,出租车师傅催了好几次了,我先走了,我会常回来看你们的。”
     “黄少,再等等吧队长一定快到了。”
     “不了不了,他陪林却去医务室哪有那么快啊,毕竟林却也是我们蓝雨的正式队员了,健康最重要了。医务室那么远跑来跑去多累啊,你们告诉队长我走了就不要过来送了。”
       后悔吗?
       后悔什么?后悔交往吗?其实也不是拉,毕竟尝试过成为恋人的感觉,自己也终于不再是一个没有恋爱经验的单身狗,虽然没有真正尝到恋爱的味道,虽然再也不能回到那段像牛皮糖一样的时光,虽然和他再也不会有交集了,虽然……去你的!本少后悔死了好吧!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以朋友的身份看着他娶妻生子就算他和林却在一起,也早就没有干涉的资格了吧……
       黄少天不在了,还会有林却陪着他,夜雨声烦依旧会守护在索克萨尔面前,剑与诅咒依旧会被粉丝所追捧,蓝雨还会拿更多的冠军。诅咒不需要一把生锈的剑,就像……喻文州不需要黄少天了……

(四)
       发布会如期举行,黄少天看着电视里熟悉的面容,瘦了,黑眼圈都更明显了。原本黄少天的位置站的是林却,喻文州望向林却一闪而过的温情被清楚拍下。
     “很感谢每一位支持蓝雨的粉丝们,今天在这里我要宣布一件事:我和少天从今天起正式退役,蓝雨的队长由小卢担任……”
       退役?为什么退役?他明明还可以有不短的职业寿命的!
       后面的话黄少天没在听了,他急急忙忙拨出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随手拿了钱包想要找那人问个清楚。
       开门,门外站着喻文州。
       黄少天没反应朝思暮想的人就站在自己面前,静默的空气里回荡着喻文州的手机铃声――专属于黄少天。
     “文州你在想什么啊!你明明还可以在打几年比赛的怎么说退役就退役啊!职业选手的职业生涯有多宝贵你知不知道?”
     “少天,听我说。”喻文州手里的行李箱还没有放下,因为剧烈运动汗浸湿了外衫,脸上的酡红十分明显。
       黄少天闭上嘴,只觉得心里有块地方被敲得咚咚咚得响,说不清是痒是痛。
      “如果剑已经不在了,诅咒也该休息了。”

(五)
       喻文州将东西放好后走出房间,就看到坐立不安的黄少天,轻叹口气,将人从背后拥入怀中。
     “少天,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谈。或者,少天,我希望你能听我把话说完。”
     “退役是我临时决定的,所以后续的琐事特别多,我当时就在想我把事情处理好之前,你看到发布会后一定会来找我。那段时间习惯性叫你起床、习惯性想和你一起去食堂、然后一起去饭后散步,就连发布会的时候都习惯性去看你站的位置,可是你都不在。我怕了,真的怕了,我怕原来你真的可以离开我。”
     “文州……”黄少天想转过身看清喻文州的脸,却被喻文州抱得更紧。
     “少天,其实你才刚刚看见发布会的重播对不对?”
     “是,文州我……”
     “听我说完好吗?这段时间吗没有在身边,我想了很多。向你表白的时候你一脸不相信,我真的害怕你答应我只是因为不想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所以分手后我才想着保持距离我们都冷静冷静。”
      “林却让我提醒他起床,我才先叫他,让你多睡一会。我们总是要退役的,我只是把林却当做后辈来培养。那段时间你身体不好不适合通宵复盘我才没有带上你。你离开那天,我和林却说清楚了我只喜欢你,我只是不想因为这个让你难受,没想到竟然错过了送你的时间。”
      “少天,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永远绑定在一起,喻文州和黄少天也永远不要分开好不好?”
       黄少天庆幸自己是背对喻文州的,不至于让他看见自己发红的眼眶。
     “少天,我喜欢你,你呢?”
     “我也是。”
       去你的合适不合适!本少和队长天下第一配!
       紧紧相拥得那一刻,心跳都快了不止一拍。
       他想,这就是爱。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