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落

【喻黄】梅子酒相思酿

题文不要问我有什么关系……
第一次尝试写古风文笔渣渣一下子就暴露了……
一句话叶橙就不打tag了……
ooc有的吧……
然后求喜欢求评论!!!

        小店偏远,方圆几里没有几户人家。
        店小二靠着火堆取暖,似乎觉得不够温度,又加了些柴。火光顿时亮了许多,映在墙上的影子不在是模模糊糊一团,轮廓也清晰起来。
       店小二打了一个哈欠,对靠窗的蓝衫公子道:“掌柜的,今年雪下得早,黄公子怕是赶不上。”
       蓝衫公子已静坐了几个时辰,壶里的梅子酒不知已温了第几次,却是一口没喝。
       见蓝衫公子没有回话,店小二也不再开口。屋外风雪正大,时不时透过门缝飘进屋内,触感微凉。
      不知过了多久,屋外已是全黑。蓝衫公子将温好的酒倒入杯中,轻声道:“这不就来了。”
       话音刚落,老旧的木门发出“吱呀――”的呻吟。
       少年剑客将为他特意留的门缝也关上,抖了抖落在外衣上的雪片,嘴皮子也没有停息,絮絮叨叨不知在说些什么。
     “若再未到,这梅子酒都该温干了。”
     “那岂不是浪费了文州的好手艺。”上好的宝剑被随意放置在桌上,剑客将蓝衫公子递过去的酒一饮而尽,“这么多年,文州酿的酒倒是越来越醇了。可惜一年也只能喝上一次,若是没赶上初雪,只怕文州你连酒底都不给我留下了。”
       蓝衫公子将酒杯满上,笑道:“少天准时赴约便是。若是解了你的馋瘾,只怕我这小庙是等不来你这大佛了。”
      “文州你这说得何话?本少可是为了见你才年年赴约的好吧!蓝溪阁盯着紧,一年也就赴一次约,我千里迢迢从蓝溪阁跑过来你怎么能道是为了你的酒?诶,世态炎凉啊……”
       店小二又向火堆加了柴,对于剑客的话唠属性已然适应。每年都是这般,下第一场雪那天便到小店寻掌柜的话家常,掌柜的也是好耐性,听着不觉烦还能应上几声。至今,已是第四个年头了。
       这场雪傍晚才开始下,却比往年早了好些日子,风势也猛,直吹的那店门前的破布簌簌得响。
       店小二听着风声,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居然能安静下来的剑客。
       少年轻咬着下唇一言不发,食指弯曲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敲打声淹没在风声里,没了踪影。
      “少天,”蓝衫公子似乎叹了口气,“现在挺好。”
     “放着蓝溪阁阁主不做,到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自娱自乐?喻文州你到底图个什么啊?”剑客的语气略带讽刺,本是锋利伤人的话却因为始终没有抬起来的脑袋染上一丝楚楚可怜的意味。
       喻文州觉得自己怕是傻了,竟然把剑圣黄少天和楚楚可怜联系到一起。
     “那圣上给喻某和苏公主赐婚,且不说苏公主和叶将军两情相悦,喻某也早已心有所属。”
     “你是能说,到这过起什么隐居日子,同你爱人过二人世界?怎么我年年来访都不见你爱人影子?看你现在一穷二白身无分文,饿死在这里算了。”
       杯中的酒一口见底,黄少天似觉得不满足,转手拿了酒壶痛饮。
     “少天慢些喝。”喻文州抿了一口梅子酒,已经凉了酒香犹存,接着笑道,“喻某如今只剩一颗心,还请黄少侠收留。”
       黄少天放下酒壶,视线转向窗外,一片漆黑。
       他似是不屑道:“你的心切开都是黑的,除了我不嫌弃还有谁要?”
     “那倒是巧了。”喻文州将剩余的酒饮尽,眉眼间全是笑意,“我的心也非你不给呢。”
                                                                                          
       又是一年初雪,店小二将酒窖里梅子酒搬上桌,那是上个年头掌柜和那个小剑客一同酿的。
       店小二还记得那时候掌柜用很温柔的语气解释说:“梅子酒又名相思酿,年前浸下相思种,年末同爱人共饮,意喻可白头。”
       那时的剑客涨红了脸,小声说了句:“就你会掰,还偏偏我就喜欢了……”

      
       老旧的木门被推开,蓝衫公子收了伞,替身旁的剑客拂去衣上的雪片。
     “小二,上壶梅子酒。”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