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落

【喻黄】甜文

喻黄小甜文(真的是甜文!
oocoocooc!
一句话双花!
求喜欢!!!

     “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人。
       他很有活力,像一个太阳。他爱说话,声音也特别好听。他是我的队友。
       在我当上队长被质疑的时候,他总是愤愤不平的怼回去。很奇怪,队长明明应该是他,他才最应该是那个针对排斥我的人。看着他为了我和经理大吵大闹,左胸膛那个冰封了多年的地方竟然传来了有力的跳动,感觉还不赖。那时的我走向前握住他的手,他于是安静下来。‘我不会辜负大家对我的希望,’魏队方队,还有少天,‘我会带着蓝雨拿下冠军。’我感受到他的目光,信任期待还有兴奋。我能想像他的眸子,一定很美。
       几次我们与冠军失之交臂,他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扯七扯八活跃着队里的气氛,握着我的手说:‘队长,不是你的问题,你真的很好很好!那些外门人怎么看得出你有多厉害,我们要一起努力,下个赛季拿个冠军看着那些记者自打脸balabala’一本正经话唠的样子可爱极了。然后训练室的灯会亮到很晚,每次透过半开的门都会看到暖色微光照在他的脸上,真的很让人入迷啊。
       之后我们拿了冠军,整个赛场都是粉丝的欢呼声,震耳欲聋。但我只听见了他的声音。短暂的沉默后,他猛地扑向我,耳旁都是他带着颤抖的声音:‘我们是冠军,队长看我们赢了,冠军是我们蓝雨的!看那些记者还敢不敢说你的不是!队长最棒了!’‘是,我们是冠军。’我回抱着他,忍不住用手压下他头上翘起的呆毛,‘我们还会拿更多的冠军,我们一起!’
       那时候,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他,一起训练、一起复盘、一起去食堂抢白斩鸡、然后吃掉他夹给我的秋葵。那时候,我认为我们可以这样一辈子,尽管是一辈子的兄弟也很好啊。
       直到那个夏天,蓝雨拿了第二个冠军,他退役了。
       他谁都没有告诉,直到俱乐部放出消息让我准备发布会的时候,他的宿舍已经空了。但我不能走,他告诉我,他会看蓝雨的每一场比赛,他要我带着蓝雨继续拿冠军,带着他那一份。
       到现在,蓝雨已经拿了三个冠军了,我也退役了。郑轩在他走的第二个赛季也退役了,瀚文长大了,可以独当一面了,新来的术士控场意识挺好,和瀚文一起颇有当年剑与诅咒的影子。
       我在G市买了一套房,一个人住显得空荡荡的,最经常做的就是坐在沙发上,看着我和他在蓝雨唯一一张两个人的合影。
        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大门突然被敲的噼啪响,门外传来喻文州心心念念许久的人的声音。
       “喻文州你够了!我不就是去参加了张佳乐和他家大孙的婚礼吗?是你自己联盟有事去不了又不是我不让你去?干嘛弄得自己跟被媳妇丢了一样啊!”
     “我退役的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别闹了好吗?什么都没有瞒过你这个大心脏!本来本剑圣半夜准备偷偷离开蓝雨可以不要面对一群大男人哭的死去活来的画面,你到好老早就算计好了在楼梯口拦着本剑圣表白,居然还让队员们围观了!那时候小卢还是一个孩子啊,你那是祸害蓝雨联盟祖国世界的未来啊!”
     “不是我说我们在一起后拍了那么多张照片你为什么就是执着于以前拍的那些黑历史呢?都是黑历史!要不是本剑圣翻了你的相册你还想把那些黑历史留多久!”
      “房子买这么大可是你说的,以后收养两个孩子刚刚好,我说早点去收养两孩子省的房子太冷清,你说现在还年轻还要享受一下二人世界!你现在怎么可以嫌弃它太大!”
       喻文州熟练地揽过爱人的腰,堵上他喋喋不休的嘴,“少天现在很精神呢,走了这么多天是不是要补偿一下,嗯?”
     “喂你别!文州文州我错了,刚刚从乐乐那回来都要累死了!放过我吧!”
       喻文州一把抱起略带倦意的爱人进了房间,关上房门,隔绝一室的温情蜜语。
      当然,喻文州没有那么禽兽,毕竟什么也比不上自家爱人的身体重要啊。
      直至清晨的阳光照进房间,黄少天皱了皱眉,把脸埋到喻文州的怀里继续会周公。喻文州轻笑着搂紧怀里的人,被子上是十指相扣的两只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折射着微光。
       “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人,现在我很爱很爱他。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

评论(8)

热度(67)